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教育 >> 联合创始人出走 我不是社恐,我只是对人类过敏

联合创始人出走 我不是社恐,我只是对人类过敏

时间:2019-09-26 12:05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匿名 阅读:102次

标签:a

成了家的大弟,并不像其他农村孩子那样脚踏实地——麦收大忙季节,人们都起五更睡半夜抓紧午收,他就躺在床上睡大觉。母亲气急,拿手臂粗的木棍打他,棍都打断了,他就是不起床。

后来,他又因手头资金周转不过来,三番两次地缠着我借钱,说给我一分的利息,每月打过来。我只好陆续又给了他几万。

这其中,有两个老烟枪老袁和老郑,甚至开始赌烟换钱了。我的同事老乌,竟然还一心包庇他们……

老袁喜欢跟病友吹水,说自己曾任某国资银行的大官,级别很高,管不少人。他手里时常有烟,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,被护士没收过好多次。一些“老烟鬼”为了求口烟抽,在他吹牛的时候,总在一旁吹捧。

为了曾春花,我找院办沟通了好几次。以至于后来,我在开院周会时,经常被别的科室的护士长开玩笑,说我们科是“全能科室”,不光治疗病人,还救助家属,管他们吃喝拉撒。

眼睛张似乎找到了“依靠”,大声说:“李护长,他们聚众赌博,我要向院长举报!”

我拿着盒饭去走廊的时候,曾春花婆婆正坐在垫子上拿着一个干馒头啃着。我把盒饭放到她那个搪瓷缸子旁边:“大娘,你还没有吃饭吧,别嫌弃,我们科多订的一份饭菜。”

以往,这样“捣乱”的病人大多是通知家属领回去。老袁孤家寡人一个,除了医院没有去处。典主任思来想去,只好先请老郑的儿子来一趟。老郑的儿子来的时候,典主任把老乌和我也叫了去,毕竟我们是大院的责任人。

“大娘,我帮你吧!”我知道她要赶在8点查房时把东西都收拾好,赶紧上去帮忙。

“财大啊?那没问题了。我专八也是在财大那个考点考的,那边监考很松,监考的基本都是七八十岁的老爷子老太太,估计是他们退休的教授吧,反正也不认识我们。我到时候直接拿你的身份证、学生证和准考证过去就行了,连假证都不用办。”

我换完护士服出来时,小杜告诉我:“护士长,曾春花那个病人的婆婆说要还被子,我放在仓库里了。”

眼睛张激动地快要弹起来,满脸潮红。老袁不急不慢,双手虚按,示意他俩静静,抽出两张“王”,“文雅”地放在牌堆上。

我不信他的话,他就是不知物力艰难,图自己轻快而已——就像高中毕业时,母亲磨破了嘴皮子,说家里经济困难,置办东西不容易,让他把宿舍里用的被子、胶鞋带回来,他死也不肯去。

赵磊的双亲常年出差在外,房子也足够宽敞,对于明俊的到来非常欢迎。可那时的明骏却总觉得不好意思,因此平常尽量早出晚归,只希望自己别给人多添麻烦。

眼睛张激动地快要弹起来,满脸潮红。老袁不急不慢,双手虚按,示意他俩静静,抽出两张“王”,“文雅”地放在牌堆上。

这时,他发怒道:“你当初就不该上这个大学,就应该让我去上!”

一条是背“机经”:以sat为例,college board(

主任摇头:“最后脑干出血了,脑系科说保守治疗,没有手术意义了……”

可他到底还是个不安分的人,老想着当老板挣大钱,没多久又说要开厂子生产加工廉价的背包袋。但他没有足够的资金,又是老样子,老找我借钱:“生产加工这种背包袋子,一个就能挣几毛钱,我请几个工人,一天能加工上千个。这样算下来,一年就能发大财。”

精神专科住院部康复大院的病人自由活动时间已经快要结束,值守大院的老乌早已烟瘾难耐,他溜回康复大厅,将窗户缩得只剩条缝儿——免得被人看到——想着抽完一根,正好到病人回病房的时间。

“要分的,gre这种,一般都是5万一场,”对方张开5个手指,“托福雅思便宜一些,3万左右。你要想做的话,客源、假证件之类的都会帮你安排好,你只管考试拿抽成就行。”

那时候,赵磊正在准备申请美国的研究生,前前后后折腾了将近一年,终于算是万事俱备,只欠考试了。赵磊的英文确实算不上好,遇上gre这种对于英文词汇要求高到不近人情的考试,实在是丝毫不敢放松。因此,尽管一直住在同一个屋檐下,两人每天却连面都见不上几次,即使偶尔在家里打个照面,赵磊也是一副愁容,匆匆打个招呼后,转头就走。

“鸡场是我承包的,他从养殖厂里接的电,算在我的成本里。怎么能说是偷厂里的电呢?”我据理力争。

曾春花的小女儿因为母亲的营养不良,比一般的婴儿更瘦弱些,只有5斤多点。奶奶用奶瓶喂了她之后,这个孩子大部分时间也总是安静地睡着。她的父亲也会在曾春花偶尔清醒时,抱着她走到病床前,让她享受一会儿母爱。

某日下午,赌局正酣。他俩赢来的烟堆成一座小山,勾得众人垂涎欲滴,前赴后继上前“搏杀”。

当时正值金融危机,我在股市里的钱以每天万元的速度在缩水。反正钱在股市这样损失也不是办法,在他反复缠磨下,我割肉卖出一些股票,给了他几万块。

[3] 李卿晓. (2018). 大学生相亲: 两代人的困惑与和解 (master's thesis, 浙江大学).

明骏是我的高中同学,这些年也偶有联系。在我的印象里,明骏家里的经济条件一直不是太好——父母亲都是下岗工人,父亲更是多年沉疴缠身。不过“寒门出贵子”,明骏不仅自小成绩优异,而且语言天赋尤其卓越,高考之后便顺理成章地进入本地最好的大学的英语系。

当时观看比赛的老古董们,就嗫嚅着“罪孽!罪孽!女子洗澡,还招人来看,真是人间不知有羞耻事”。

我气极了:“没钱你就不干,借钱我没有!你要是有钱,随你怎么折腾,别找我!”

一天后,金明明家属说不愿意病人再继续治疗,要求出院——晚期肝癌并伴多发转移,治疗吧,对他们这个农村家庭来说,可能是人财两空,不治疗,就是眼睁睁看着金明明忍受病痛的折磨。看着金明明被搀扶着走出我们科的背影,我在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
--- 中国青年网登录
标签:a
作者:不详